人有时候做的决定就是一念之间下的。
      “怎么甘心只做一个小护士呢?”
      苏觅从睡梦中惊醒,脑海里一整夜都在循环着这句话,以至于一睁眼,决定就做下了。
      任孜然今天继续搭苏觅的顺风车,看着苏觅一脸疲倦,但是嘴角却是带着笑意的,以为她这是被滋润了一整夜,取笑道:“昨晚被服侍得舒舒服服的吧?”
      苏觅打着哈欠翻了个白眼:“你脑子里除了黄色废料还是黄色废料。”
      任孜然想起那天聚餐,两人中途就不见人了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直觉得两人感情好:“周浔他、你们算是确定下来了吧?”
      今天上班一路畅通,苏觅很快就开到医院,车子停在医院的露天停车场,拔下钥匙下车,她才道:“牛肉,我决定今年重新去考研。”
      “嗯?”任孜然有点懵,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地就转移到这,她看了一眼手表,时间还早,朝下车的苏觅喊道:“时间还早,我先简单化个妆先。”
      她边从包里拿出化妆包,边问道:“你好像每年都报名吧?是什么促使你今年终于下定决心去考了?”苏觅心结的事任孜然是了解的,但是这么多年她难得主动提起会去考试。
      “周浔。”
      苏觅轻声念出这个名字后,任孜然画眉毛的手立马就顿住了,怎么又说到他了?
      她问道:“为什么?”
      苏觅抱臂靠在门边,看着任孜然化妆,没留意四周来的车,自顾自地说着:“我打算到时候报他的研究生。”
      任孜然把眉笔拿下,惊讶地转过身来:“你这是真的要确定下来了吗?不怕到时候考上了他的研究生之后分手吗?”
      苏觅回想着这段时间和周浔的相处,温柔地笑了笑,“因为他,所以我想重新试一试。也因为是他,所以我不害怕。最后,也可能因为是他,所以我想定下来了。”
      从前28年的人生里,父母虽然没催婚,也没说过让她谈恋爱的事情,但是身边好友都是一直谈恋爱的,有时候几对情侣约出去一起玩,她也是那个几亿瓦的电灯泡,看着他们开心幸福的模样,她也依旧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她也没有不婚恐婚的想法,但是她就是静静地一个人,慢慢地顺其自然。
      “周浔他很好,我们很合拍,方方面面都是。前期只有性,但是逐渐地,他的思想个个方面,我都挺满意的,可能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原因吧,让我学习了很多,也是因为这点,所以我就想试试吧,试试报他的研究生吧。或许,或许就是他能让我重新走出来,令我更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