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靠岸 > 你弄疼我了。
      舌尖轻点到红梅的那一刻,沾了露水的梅花更显娇美艳靡,花蕊是香的甜的,那种花香掺杂着奶香的味道刺激着陈暗,那一个瞬间,雾气消散,强光消弭,整个世界只有他和眼前这枝红梅。
      陈暗一开始只是拿舌尖上下舔弄,那颗红因了津液的浸润,湿漉漉地硬了起来,那一点坚硬很快就被他含入口中。
      他将那一颗整个含住,一开始只是拿舌头去搅弄,又不停地吞入吐出,反复几次后,他似是不满足于只是亲亲弄弄,便拿牙齿轻轻咬住,脂肪组织再怎么硬也硬不过骨骼组织,在一种更为坚硬的外力吸吮中,那一点挺翘很快就落了下风,略显疲态地往里嵌进了一些。
      但比牙齿更硬的却是陈暗的下身,那股子燥热无处抒发,从全身循环一圈后,便又重新回到了发源地,却因为纾解不了而更显坚挺急躁。
      陈暗一手掬起那一只滑腻的乳,另一只手却悄然来到自己的下身,伸进内裤里就开始套弄起来。
      陈暗上半身被肉体的欢愉控制,下半身却是越来越难耐的焦渴,他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将嫩乳握成一个紧致的团子,舔完咬完还不够,他换了策略,改用干燥的唇瓣去摩擦。
      唇瓣的毛糙摩擦着白嫩,是比用手和用嘴更难以形容的爽感,陈暗看不清神女朦胧的表情,但他却能感受到他每一次行动时,她所能给予他的回应反馈。
      陈暗难抑低喘,内裤布料影响了他陡然加快的手速,于是他索性扯下裤头,将那根东西释放出来。
      许是就不见天日,一触到空气,那玩意便在他手里壮大了几分,马眼微微耸动,一种新鲜的肉腥味开始逐渐发酵。
      陈暗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紧贴在神女滚烫的酮体上,他像一条濒死的鱼,埋首在她颈上就开始吸吮啃咬起来,嘴唇一贴到那肌肤上便像被磁石吸附住了一样,怪不得书上说,女人是水做的,女人要不是水,他这条快要被旱死的鱼会怎会在她身上游得那么畅快淋漓呢?
      下身的快感越来越明显,陈暗每套弄一下,那种痛快和难受的感觉交替着折磨他,但他已经接收到了一种快要结束了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