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听然来,几个嚷嚷着还要再打会儿球的男生兴致立马被转移,小然妹妹长,小然妹妹短的叫,非要让她把最近模特圈很火的女生一起叫出来玩。
      也是这时候,殳瞳才听明白了些许。
      面前这个穿着吊带热裤,扎着吊高马尾的女生刚结束Dawn品牌的春夏发布会走秀飞回国。
      “别腻歪我啊,你一声小然妹妹,叫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宋听然极其自然地落座在长椅上,抓起地上的篮球砰砰拍两下,接着,她视线一偏,注意到了安静待在旁边的殳瞳。
      她看一眼殳瞳,又看一眼身边的段亓肆。
      两人中间隔着挺远的距离,且并不是很相熟的模样。
      宋听然正欲开口问旁边几个聒噪闹腾的男生,一抬眼,驰斯樾已经走了过来。
      她起身,手里还抓着那颗篮球尝试性地在指尖转。
      “刚才干嘛不接我电话?段亓肆还说你没空,你俩就是都不想带我玩是吧?!”,宋听然松手扔开她转不起来的篮球,任由它掉落,弹跳着往长椅那儿蹦。
      驰斯樾蹙眉,在篮球将要砸至殳瞳身边时,伸手挡开。
      这一下,宋听然忽然就懂了,眼睛里的好奇和兴奋藏都藏不住,也不追究他不接自己电话的事儿了,一屁股就坐在殳瞳旁边,方才娇气热火小辣椒的模样全然不见,笑嘻嘻地喊殳瞳姐姐。
      殳瞳眸光错愕,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车钥匙呢?”,驰斯樾抬颌,指了指路边那辆扎眼的跑车。
      “干嘛?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不开!”,宋听然听他这样问,一脸警惕。
      似是怕他要,她又着重强调补充,“我让段亓肆送我,我不开,也不用你接!”
      段亓肆这会儿也发完了消息,指间还未抽完的烟被掐灭,眼睫低垂。
      “一会儿我要去趟C Two。”
      言下之意的拒绝让宋听然瘪了瘪嘴,但也只是气了那么一瞬,便继续开口,“那我们也去C Two玩,反正你别管我!别拿我车钥匙!”,她转头看向驰斯樾。
      驰斯樾扬眉看她一眼,抬手揽着殳瞳准备离开。
      宋听然这才反应过来,被他硬生生地转移了话题目标。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
      宋听然站起身,步子往前一跨,挡在两人面前。
      “飞机餐不好吃,我还没怎么吃东西呢,我想吃小蛋糕!”,她说着,眼神往殳瞳手里的甜品上瞄。
      反正就是想办法不让两人走。
      殳瞳虽然仍不清楚宋听然与驰斯樾的关系,但对方这样明显的暗示,让她没办法装听不懂。
      尽管在看到宋听然的第一眼,她心里就本能的产生了抗拒和抵触。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一些甜点”,殳瞳把袋子打开,递了过去。
      “小然,你们模特不是不能吃高热量的东西吗?!这一个蛋糕可……”,有人出声提醒。
      只是话没说完,宋听然已经高兴地掏出一个芒果千层打开,用叉子挖了一小口,一脸餍足地向殳瞳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