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男主又被玩坏了(快穿)NPH > 第三个世界7:隐形人洪渊
      订婚宴被安排在晚上6点,身为S市影响力巨大的覃洪两家联姻,哪怕只是纯粹从利益出发,这次订婚宴的一应排场都称得上阔绰奢华至极。
      宴会选在位于S市商业最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包下了能同时容纳1200名来宾的最大宴会厅,小到连布置宴会厅的一应鲜花都是当天直接从国外空运过来的。
      覃与抱臂打量着整个以蓝白两色布置的梦幻海洋主题婚宴现场,不得不承认平行世界的“覃与”虽然不擅长艺术创作,但在对于美的欣赏上还是很有眼光的。这种烂大街的主题竟然也能经由她的手展现出完全高端、不落俗套的优雅,也越发能够印证她对这场婚约的重视程度。
      “在看什么?”腰身被人揽住的同时,那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说现场布置都是你的想法?很漂亮。”
      覃与从侍者托盘中取过一杯香槟,笑着说了声“谢谢”,也不知是说给侍者听的,还是说给洪潜听的。
      洪潜也不在意她是否回应,眼眸含笑地看着她今天比昨天更加明丽动人的面容,极好地营造出了一副外人看来深情的嘴脸,说出来的话却绵中带刺:“昨天在试衣间也就五分钟不到,你就勾搭上那个男店员了?”
      覃与抿了一口香槟,红唇越发水润:“这么有闲心来关心我,看来最近没怎么花心思关心你那位心上人啊。”
      她仍旧抱臂看着来往的宾客,从始至终没有看一眼身旁的未婚夫。
      “你是在吃醋,想故意拿那个男店员和我打擂台?”洪潜手臂微微收紧,“还是拿他讽刺我眼光差?”
      覃与挑眉,施舍给他一个“你有病”的眼神:“洪先生,你未免把自己想得太过重要。我想做什么,一切追根究底只会是为了自己心情愉快,而不是为了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包括你这位纯纯利益交换的未婚夫。”
      洪潜眯了眯眼:“难不成这半年来你的种种表现都是装的?”
      覃与笑了声,不再看他。
      洪潜的视线仍停留在她侧脸,似乎想通过她这张脸上任意一点细微的表情研究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但很可惜的是,覃与比他这个在洪氏运作快五年的老油条还要显得镇定自若,游刃有余,丝毫看不出她这张面带微笑的脸后究竟是怎么想的。
      洪潜心里轻笑一声,暗道不愧是覃珏的女儿,还真把自己给骗过去了。
      不过他也不生气,对方对他究竟是真心还是实意都不影响他原本的计划,只是没办法再利用她的愚蠢和情绪化来更快地达成目的他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点可惜的。
      “无论你心里怎么看待这场联姻,希望你以后为人处世多少顾忌一下洪家和覃家两家在外的体面,别做出些伤面子的事惹人非议。”
      覃与唇角微翘:“放心,关于这点我自当向我优秀的未婚夫学习。”
      洪潜盯着她唇角笑意看了一会儿,松开她腰上的手:“我去前面接待一下宾客。”
      覃与目光自大屏幕上拼凑出的两位婚宴主角的虚假浪漫史上移开,落在不远处和覃珏一起被围在中央的洪致远和他现任妻子身上。
      原本隐形人一样跟在他们身后的木讷少年已经不知去向了。
      覃与勾了勾唇角放下手中的香槟,朝着宴会厅较为安静的休息处走去。
      就在她离开后不久,那杯喝了一口的香槟被人重新拿到了手中,浅金色的气泡上升破碎,好似那人极轻的一声笑。